Clicky

《圣经》考古

《圣经》考古
 - 揭示早期文化

《圣经》考古:古代文明
《圣经》考古真正开始于约公元前2500年的苏美尔文化。至今已发掘许多遗址和器物,使我们对于美索不达米亚文化有了很多了解。其中一个神奇的发现是苏美尔君主列表,约可追溯到公元前2100年。这一系列泥版和棱镜很让人振奋,因为它把苏美尔君王分成两类:在“大洪水”之前统治的和在“大洪水”之后统治的。这个列表如此神奇还因为里面列举了在“大洪水”前后的君王的年龄,与《圣经》中提到的寿命现象的变迁是一样的。实际上,在大多数古代文化中都有全球性洪水的记载。例如古代巴比伦的《吉尔伽美什史诗》就包括了大量的洪水故事。这部在尼尼微和米吉多等地发现的泥版上记述的史诗居然写着一个英雄造了大船,里面装满了动物,并让鸟儿去看洪水是否退去。(见《创世记》7-8)

《圣经》考古:古代法律和文化
接下来的《圣经》考古是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的军事文明和他们对于整个地区的法律和文化的最终影响。一个很有意义的发现是《汉谟拉比法典》,为七英尺高,用黑色闪长岩雕刻,包括约300条巴比伦国王汉谟拉比(也称汉谟拉皮)的法律。这部法典可追溯到公元前1750年,包括很多与《圣经》前五卷很相似的民法条例。在底格里斯河附近努兹古城发掘出约20,000块泥版。其年代介于公元前1500到1400年,这些楔形文字的文本解释了当时的文化和风俗,其中许多和《圣经》前几章的叙述很相似。

《圣经》考古:古代以色列
接着,《圣经》考古转向早期以色列人的证据。麦伦普塔赫石碑(也称“以色列石碑”)是一竖立的石板,大约七英尺高,其中刻有象形文字的碑文,可以追溯到约公元前1230年。这块埃及石碑描述了法老麦伦普塔赫军事上的胜利,并且是《圣经》以外最早提及“以色列”的石碑。尽管石碑里记述的具体战斗《圣经》中并未提及,这块石碑却提供了《圣经》以外关于以色列人在公元前1230年以前就已经在古代迦南生活的证据。除这块石碑外,在卢克索(古代底比斯)的卡纳克神庙里发现了大型壁画,展示了埃及和以色列人的战斗场面。这些场面也是法老麦伦普塔赫的战绩,可追溯到公元前约1209年。卡纳克神庙里还有法老希沙克约280年以后的战争胜利记录。希沙克浮雕描述了公元前约925年埃及战胜罗波安王的场面,其中所罗门圣殿被洗劫。这正是《列王记上》14章和《历代志下》12章所提到的。

在埃及以外,我们也可以找到关于古代以色列人的丰富证据。在死海东面底本发现的摩押石碑(米沙石碑)是一块三英尺的石板,描述了公元前约850年时莫阿布王米沙的统治。据《创世记》19记载,摩押人曾是以色列人的邻居。这块石碑记载了奥马里王和以色列的亚哈战胜摩押,以及米沙后来代表摩押战胜亚哈王的子孙(列王记下3)。黑方尖碑是七英尺高的四面玄武岩柱,描写了亚述的撒缦以色三世获胜场面。方尖碑可追溯到公元前约841年,在古代尼姆鲁德的宫殿原址被发掘,展示了以色列王耶户谦卑地跪拜亚述王的场面。(见《列王记下》9-10)。

《圣经》考古:大卫家族和所罗门圣殿
包括古代以色列各君王和文化的《圣经》考古在1994年有了很大进展,那一年考古学家们发现了在古但城里的石刻,上称“大卫家族”。大卫家族碑文(泰尔但碑文)有重要意义,因为它是《圣经》外第一次提到大卫王的古代记载。尤其特别的是,这块石碑是在大卫统治后约250年大马士革一个国王的胜利柱,上面提到了一个“以色列王”(可能是亚哈的儿子约兰)和一个“大卫家族”的王(可能是犹大的亚哈谢)。另一个重要发现是“耶和华家族陶片”,这是一块可追溯到公元前约800年的陶片,里面是一张为所罗门圣殿捐献银谢克尔的书面收据。这张收据写于圣殿建成后约130年,看来是《圣经》外最早提到所罗门圣殿的记述。

现在挖掘更多!


喜欢这些信息?使用以下社交媒介与他人分享。这是什么?




与他人分享: